朋友用微信钱包给我转账怎么没到帐

2016-09-28 09:41:12 余额宝转账到银行卡到账时间

打印 放大 缩小

来源标题:16岁男孩被拘 家人称遭民警及中间人索贿6万

朋友用微信钱包给我转账怎么没到帐人工服务是:全国统一服务电话【010-5624-2252】二线【010-56242252】业务办理:提现、转账、不到账、退款、转错账、充值(全天24小时服务)!


  原标题:16岁男孩被刑拘 家人称遭“索贿6万”

  近日,因为16岁的儿子小磊(化名)的一桩案子,徐品质、庄娘金夫妇忧心不已。9月2日,因涉嫌寻衅滋事罪,经宝安区人民检察院批准,小磊被深圳市公安局光明分局逮捕,现羁押在宝安区看守所。而在家人看来,此案存在不少蹊跷,已举报办案民警及“中间人”索贿。光明分局则表示正在调查。

  

  7月24日,包括小磊、小琳在内的4男1女打车去大梅沙游玩。据办案民警所述,在回来的路上,小磊与司机发生冲突,小磊打了司机并将其一部手机抢走,和小琳一起卖掉。司机报案后,南凤派出所将5人抓获。7月27日,小磊和小琳涉嫌寻衅滋事被刑事拘留。

  7月28日,南凤派出所的民警曾试图通过小磊的Q Q联系庄娘金告知其子被拘留,但庄娘金看到民警发来的消息已经是第二天。29日下午,庄娘金夫妻俩赶到南凤派出所了解情况。因儿子被刑事拘留关在看守所,事发后庄娘金一直未和儿子见到面。

  9月9日,庄娘金接到南凤派出所办案民警的电话。据庄娘金提供的一段电话录音显示,办案民警在电话中提到,小磊跟其他人说想打司机,因为司机追小琳,还想亲她,“你儿子和那个女孩就跟司机理论,动手打了司机,另外三个小孩就在旁边呕吐,他们喝了酒,没靠近司机”。办案民警称,小磊将司机的手机抢了,逃跑了,第二天他和小琳拿着手机去卖,手机价值超过3000元,其他3个人没有参与。

  得知儿子被抓后,庄娘金夫妇于7月29日下午一点多赶到南凤派出所。“办案民警说情况比较严重,要我找熟人跟他谈。”庄娘金说,光明的“罗太公”和他家住得比较近,很正直,认识的人也多,就请他帮忙,“罗太公”答应去看看。

  

  今年79岁的罗焕荣是有着三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,家住光明办事处翠湖社区,为人亲和友善,威望高,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“罗太公”。9月15日,他向南都记者证实,徐品质夫妇因为二儿子小磊的事情,确实来找过他。罗焕荣说,“他们孩子被抓起来了,说民警让家属找熟悉的人和他聊。我一想为什么要找熟悉的人聊,感到很奇怪。”

  此事还有一个关键的人物,即微信昵称为“啊炮”的一名男子。庄娘金告诉南都记者,”啊炮”是另一个派出所李姓警官,2015年她大儿子的一件案子就是他办的,此前互相加过微信。庄娘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“啊炮”,于是,7月29日下午三点半她发了一条消息给“啊炮”。五点刚过,“啊炮”回复说,“我知道你说的是你儿子的事吧?主办民警跟我联系过,我回去看看”。

  这让庄娘金大感意外,她明明只是打了个招呼,还未向他提及二儿子小磊的事情。和庄娘金的聊天中,“啊炮”透露了几个信息:他知道办案民警、办案民警主动找他谈过、他和办案民警的私交不错。

  当天傍晚,庄娘金、徐品质、罗焕荣还有一位陈姓老人家一行四人来到南凤派出所。罗焕荣回忆,等了一会儿,他在派出所大门外见到了办案民警,但他们此前并不认识,因此没有聊天。“办案民警见到他们四个,就说没什么好聊的,谈不了事。”庄娘金说。

  “你先把你叫的人撤走,不用当面找了,我已经跟他沟通好了……还有什么老人家在那里?”“啊炮”第一时间知道了庄娘金找了人过去找办案民警,让庄娘金“先把他们都叫走”。

  小琳和小磊同一天被刑事拘留,两人都刚满16周岁。小琳的妈妈张冬梅表示,7月28日一个男子电话里问他们要不要办,“说有两种做法,一种是花点钱,关一个多月就可以出来,要5万,一种是什么都不搞,不用花钱,等判决。”据张冬梅提供的手机号码,此人确实是办案民警。7月30日零点刚过,张冬梅给办案民警发短信表示借不到钱,让女儿为自己的任性买单。办案民警并未回复这条短信。

  另一边,庄娘金还在不断地和“啊炮”讨价还价,希望获得他的同情。庄娘金告诉南都记者,“啊炮”向他们开的价是6万元。8月2日,“啊炮”发来一条消息,说“人家不肯少”,可以“取保,没事出来,没前科”。

  8月3日22:00,“啊炮”微信给庄娘金发来一条语音:“这个要人家帮忙,也不是光口头说,不像我们本来认识,之前有这个事情,有这个情分在里面,帮你就帮你,人家不一样,我和人家说了好多次,我还专门找过他,办这个事情本来就要上下结合,一起办才能搞得定,单独一方实力也不是那么有用的,所以我觉得你找这个律师,应该有这个可能性,有多乐观我也不敢打包票,没办法,你们看怎么办吧。”

  直到8月18日,“啊炮”突然主动找到庄娘金,问“还搞不搞”,并透露还没交卷上去。庄娘金一改此前恳求的态度,说“卖手机不止他们两个一起去,法律是公正的,我相信最终会有公正判决。我们和女孩家长见面了,也有律师在跟进。”

  日子一晃到了9月1日,“啊炮”再次发消息给庄娘金,“男女都批捕了,你们请的律师有用吗?”实际上,庄娘金、张冬梅两家根本没有花钱请律师,只能等待结果。

  逮捕通知书显示,经宝安区人民检察院批准,深圳市公安局光明分局于2016年9月2日10时对涉嫌寻衅滋事罪的小磊执行逮捕,现羁押在宝安区看守所。从刑事拘留到逮捕,整整37天。

  令庄娘金费解的是,明明不是特别复杂的案子,为什么要整整拘留37天才批捕?小磊初三毕业,之前收到深圳某技校的通知书,注册报道时间是8月25日至8月2 8日,庄娘金为此忧心如焚。她坦言,目前对办案民警已经失去信任,希望追究司机的过错和办案民警的责任,案件能够依法依规办理。

 

  小磊被拘留后的7月31日晚间,庄娘金接到一个陌生手机打来的电话。对方自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,询问庄娘金需不需要法律援助。

  还处在惊诧中的庄娘金问其怎么知道她的电话,对案件了解多少。对方一时语塞,介绍他们是专业办理刑事案件的,后来了解到这个案件,并表示“电话里说得太细也不好”。

  小磊被刑事拘留的消息只有家里的几个人知道。对方进一步说,“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XXX(小磊)被刑事拘留,我可以告诉你这个消息,他已经寻衅滋事刑事拘留。”

  从通话录音中可以听到,这位自称律师的人开价一万二,声称“我们这个律师团队在公安系统有一定的人脉关系,你们选律师可以首先考虑到我们”。

  9月12日,庄娘金给对方打了个电话,对方表示,他们律师事务所就在宝安法院对面,让她到了打电话。9月13日,庄娘金如约见到了这个人,对方将她带到了广东文功律师事务所,并给了她一份空白的授权委托书。

  对于信息是如何被泄漏出去的,庄娘金仍然是一头雾水。

  办案民警:完全没有这样的事

  9月9日,庄娘金打110举报了办案民警及“啊炮”索贿,随后又通过深圳市纪委网站、廉洁深圳微信公众号举报。

  南都记者9月13日发短信给办案民警,他表示,“完全没有这样的事,我是告诉他最好自己去找对方调解写个谅解书,并且请好点的律师去检察院说道一下,我们是没有权力帮他做任何事情,可以做的就是,他自己和对方达成谅解的话,我们会附卷交检察院。”

  光明公安分局表示,领导很重视,目前正在调查。

 

  从“啊炮”的微信朋友圈可以看到,一些内容与警察办案有关。如2015年11月5日,他曾在朋友圈晒出一面送给光明派出所的锦旗,配有文字“都是我办的案子,事主送的锦旗”。2015年9月20日,他在朋友圈发了一张民警和群众的合照,配文“19天的摸排蹲守终于找寻到走失儿童,看到他父亲姑姑抱着孩子哭的表情很感动……”

  “啊炮”是如何知道庄娘金儿子的情况?他是如何在检察院批捕前一天,就已得到消息?

 

  7月29日当天下午,庄娘金找到“啊炮”时,他就表示主办民警和他联系过,且提到“跟他私交可以”。在庄娘金找罗焕荣去南凤派出所的当天下午,“啊炮”对这个情况也很了解,让庄娘金“先把他们都叫走,不用他们,没用的”。

  聊天中,“啊炮”提到“人家不肯少”,这个“人家”到底是谁?此外,两位当事人家属都指出办案民警索贿,是否属实?

  3 

  儿子被刑事拘留后,庄娘金夫妇极少对人说起这个事,甚至一些亲戚都没有告诉。一个素不相识的人,那位自称律师的人,是如何知道案件信息及家属号码的?

责任编辑:康云凯





责任编辑:王浩成

作者:王艺锭